會員登入    
   登入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線上使用者

7人線上 (7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7

更多…
人氣222
黃媽媽 - 軍民關係 | 2016-07-01 10:13:16

 作者:倪京台(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執行長兼發言人)

本周不幸發生國軍集體虐狗事件,案發後高雄的某動保團體號召網友北上包圍國防部抗議,甚至直播公審影片羞辱國軍,一連串的激烈抗爭行動後,該團體在網站上以「眾志成城」、「萬眾一心」、「大獲全勝」形容這次事件;但,這次事件對某團體也許是大獲全勝,卻也讓更多民眾對所謂「動保團體」的印象與信賴跌落谷底,不禁讓我們省思「小白的犧牲真的值得嗎?」

筆者參與流浪動物救援工作超過二十年,原本認為軍方發生虐狗事件,正是一次最好的生命教育契機,可惜卻因某些團體的激進行動,反而讓整起事件就此失焦,甚至走向一齣「荒腔走板的鬧劇」。

筆者認為,國軍營區幅員廣大,軍中流浪犬的問題存在多年,所謂「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需要耐心與智慧,邀集更多的專家與學者,共思解決之道;但某些團體與個人,卻要讓此問題一日解決,這就好比要一個學生的成績從零分馬上跳到一百分,急就章的結果,就是衍生出更多恐怖甚至可怕的問題。這些訴求真正對軍中的流浪狗好嗎?值得我們一一省思。筆者就舉這次某動保團體的訴求為例,要求「營區中的犬隻應造冊送地方政府備查」;

筆者以為,營區多在偏遠地區,幅員廣大,流浪狗進進出出,自由自在,本來人狗相安無事,現在「要造冊」、「要備查」,哪一個營區還敢留流浪犬?又,政府目前連家犬都無法強制植入晶片,做好寵物登記,卻過份要求軍方要造冊、要備查,是否太超過?另外,該團體又提出,「營區犬隻死亡要在二十四小時內通報,並由動保團體查明死因」;

筆者以為,現今就連家犬都無法要求死亡要在二十四小時內通報,甚至查明死因,又怎能做出這樣不合理的要求呢?事實上,連人的死亡通報機制,都是在七日內完成即可;更何況,要查明一隻狗的死因,非一般動物醫院所能為之,需要有經驗及設備的動物醫療機構解剖始能查明,難道真的人命不如狗命了嗎?

筆者也憂心,因為某動保團體「超高標準」和「天方夜譚」的訴求,反倒讓原本與流浪狗和平共存的營區開始戰戰兢兢;要造冊、要列管、要備查、死亡還要通報,對於某些「害怕出事」的主官及單位,是否選擇將營區內的流浪犬「合法正當地」送交各地的動物收容所,反倒是自保之道呢?如此,是否反而害了更多原本在軍營中的無辜毛孩子,讓牠們一夕之間面臨被安樂死的殘酷命運呢?

除了這些離譜的訴求之外,筆者見到抗議當晚,國防部帶著八位動保團體代表進入海軍司令部,讓涉案人對著某動保團體鞠躬道歉,甚至還催促「快一點,我們趕著要上節目」,這樣的「公審」畫面被「直播」之後,更讓民眾對所謂「動保團體」的觀感跌落到最低點。筆者質疑,憑什麼是對著這八位代表鞠躬道歉,「這八位能代表小白的靈魂或是全國人民嗎?」、「這是否也另類且變相地踐踏全國軍民的尊嚴呢」?

某動保團體把軍人和虐狗畫上等號,但筆者從事救援工作超過二十年來,所遇到來自營區救狗愛狗的聲音,卻遠遠超過虐狗案例。去年三月,駐守澎湖拱北防空雷達站的憲兵第九中隊弟兄,不顧自己只有八塊半的時薪,自掏腰包集資兩萬多元,陸空接力營救在營區內已生活多年卻染上重病的流浪犬「半糖」,搭機跨海自馬公飛到高雄,由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接手就醫;臨行前,憲兵第九中隊全員穿上軍服,與「半糖」合影留念,歡送牠光榮「退伍」,場面感人。

不只如此,前年年中,台灣動物緊急救援小組也接獲左營海軍基地的通報,指營區內有一隻頸部受傷的流浪犬急需就醫,雖然最後並沒有找到這隻傷犬,但筆者回憶當時軍中官兵全員出動協助在營區內搜救,最後甚至還邀請救援人員與他們共進晚餐,「軍民一心救狗」的畫面,至今仍讓筆者印象深刻。

筆者以為,要杜絕虐待動物案件,最根本要從「教育」著手,動保團體應秉持理性、冷靜的態度,協助軍方解決問題,而非製造更多的問題;例如:到軍中舉辦生命教育講座、幫助軍中流浪犬節育或協助醫療照護軍中傷病的流浪犬等等;筆者堅信,唯有和軍方合作,「軍民一心」,彼此信任,才能真正保護更多軍中的毛孩子,也才真正讓小白的犧牲變得更有意義。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630/897874/

 

人氣222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