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員登入    
   登入

文章類別

展開 | 闔起

線上使用者

1人線上 (1人在瀏覽本站消息)

會員: 0
訪客: 1

更多…
人氣298
黃媽媽 - 案例心情 | 2015-11-06 00:54:30
在這二十年的軍中人權路上,協助了許許多多的各種案例和家屬,在許多的案例中孩子或親人在軍中遇到,突發的、非預期性的失蹤或死亡(意外、自殺或他殺)對父母和家庭都造成極大的傷害。
而事發後,家屬想要對事件的來龍去脈有更深入的了解,究竟他們的親人怎麼了?人在哪裡(失蹤案件)?發生了甚麼事?誰需要負責?而早期家屬想要從軍中取得證據和檔案(以機密為由)或人證(不敢或不願意出面作證)是非常困難的,家屬最後只能期待透過司法判決,讓加害者承擔不法行為的責任。可是家屬們只能夠靠著對往生者片斷的記憶來拼湊與推測事件發生的前因後果,但是在法律嚴格的檢驗之下,這些記憶與推測往往無法轉換成客觀可採納的證據。
許多軍事案件發生時間多已事隔多年,客觀而言要找到新事實、新證據的機會並不大,家屬如果堅持以法定罪的途徑,在法律講求的證據主義之下透露出的理性與冷漠,可能拒絕了家屬的期待!
此外,家屬也會期待知情者或加害者能在自然良心的譴責下出面說出事實。但是將發現,冀望加害者真誠的悔悟真的是罕見的奇蹟。大多數家屬最終認知到不完美的世界顯然存在不公義也會了解自己能力的限制。
我自己也身為受難家屬,兒子入伍服役死亡至今整整二十年,個人深深的體會,接納親人死亡是一個緩慢的歷程。個人是,接受而不是被打敗,只是許許多多的家屬卻在接受的同時也被打敗了。
我選擇加入更廣大的世界,與更多人聯繫,我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想被過去的傷痛所支配而真正擁有自己,也真心期待所有的家屬一起加油努力!
人氣298
add to Twitter add to Plurk add to FaceBook

網友個人意見,不代表本站立場,對於發言內容,由發表者自負責任。
發表者 樹狀展開